李亘导演的采访约在了他的工作室,那天还遇到了他的母亲于海丹女士,闲聊中,于海丹讲述了李亘并未向记者说及的一个故事。李亘出发去日本拍摄《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的前几天,姥姥去世了。他无法参加姥姥的葬礼,走之前,李亘在告别室陪了姥姥一下午。于海丹说:“李亘从4岁至18岁,在姥姥家生活了14年,和姥姥感情深厚。我不知道他那天和姥姥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姥姥去世对他的电影有什么影响。”

而李亘觉得这个影响,可能是自己始终在以“离别”为自己的创作母题,李亘导演的首部电影长片《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就是在讲述“聚散终有时”所带来的怅然与释然。该片入围了去年第11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天坛奖”主竞赛单元,将于本周五上映。

李亘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著名表演艺术家李雪健的儿子,这如同一把双刃剑,既为他赢得了关注,也让他背上了包袱。李亘开玩笑说:“老李太辛苦了,原本以为我当了导演,他可以稍微轻松一点或者休息一下。但是,现在想想,我觉得他还是得努力,因为他的名声还是得靠自己,我没准儿会给他拉低一些。”

《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讲述交换生李小李来到日本东京偏僻的“渊野边”留学一年。在老同学邱邱的帮助下,李小李到一家名为“南国亭”的中华料理店打工,代理店长管唯收留照顾他、店员青木视他为情敌、后厨大师傅老万小师傅宋哥对他爱答不理……李小李的到来打破了地下一层的沉寂,也卷入进每个人的生活之中。时间稍纵即逝,下一个春天到来前,有人留下,有人离开,而那些刚刚羁绊成型的“限定亲情、临时友情、类似爱情”又会何去何从?

这部电影中的很多故事源于李亘自己的经历。2007年,他以交换生的身份去了日本,2008年回国继续读完大学,2009年大学毕业,2010年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上研究生时,想把日本的这段经历拍出来。2016年,他开始写剧本。2019年,电影开拍。

当交换生那一年,李亘靠自己打工没跟家里要一分钱,“我花费了太多的精力在打工这件事情上,没有参加过学校活动,没去过富士山,没有泡温泉、学茶道,我周六周日在店里一待就是13个小时。我们在地下一层,所以特别渴望上去,没有人会愿意一直在地下待着。我就老看着那个表,唠叨着还有12个小时、还有9个小时……很累很无望,所以,他们那个时候为了让我闭嘴,就给我吃杏仁豆腐。”

虽然在日本只待了一年,但是之后的每年,李亘都会回到他打工的“南国亭”,直到疫情发生,他已经连着去了12年。“为什么每年都要回去一次呢?因为在那一年,大家的关系太紧密了,我走前和他们说每年都会回来看他们,他们就说:‘哎呀,不可能啊,从我们这儿走了这么多人,谁还会回到这个地下一层呢?’但是我就当成了一个约定,就像每年过暑假要去游泳、冬天要去打雪仗一样。后几年再去,更像是一种仪式感,好像每年不回去总觉得缺点什么似的。这些年下来,我们的关系更交心了,他们也是支撑我去拍这个片子的力量。如今,齐溪演的代理店长还在那儿,孩子已经上二年级了;老万师傅在那里继续炒菜;邱邱嫁了,住在很豪华的别墅里面,过上了她想要的生活;青木现在在上海。”

所以,虽然电影讲述的是发生在一年之内的故事,但这些故事更像是12年时间的积累,“每一组人物都有真实的原型,当然肯定会有渲染或者是放大,像老年夫妻那组,就是我把很多老年人的影子浓缩在了这对老夫妇身上,是一个很有效果的设定。”

《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就是在李亘打工的“南国亭”拍摄的,李亘说这个店开店十几年来都是每年只在元旦休息一天,从来没闭过店,这次为了他拍电影,关了十二天,“很多老顾客都好奇店里出什么事了,怎么会闭店?”

最初,李亘跟店里的这些朋友说他要拍电影的时候,大家都很期待,但是等了三四年还没拍,朋友们暗中嘀咕“不会拍了”,所以当李亘真的带剧组到了“南国亭”的时候,很“轰动”。“老板看到我带了那么多人回去,就说:‘哦,原来拍电影要这么多人,我以为十个人就够了,看来你是动真格的了。’”

十几年的感情终于在《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中得以释放,可是李亘说电影拍完后,他却觉得自己陷得更深了,“本来这部电影是给自己这些年的一个纪念,拍完之后就可以放下往前走了,但是拍摄期间,大家同吃同住相濡以沫。电影杀青后,当所有人都走了,我又回到那里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状态怎么不是结束,反倒像是又开始了?走过这个店,我会想到拍摄时怎么样,路过一辆电车,会想那天我在这儿干什么。我就奇怪自己怎么了,我不是想放掉这些向前走吗?这种情绪不能用难受来形容,但是让我挺迷惑。”

最终,还是该片的监制、李亘的研究生老师王红卫发了条信息“一语惊醒梦中人”,将李亘从惆怅的情绪中拉了出来。李亘现今回忆起来颇有些喜感,“王老师给那么多年轻导演的电影担任过监制,大概是太了解我们这种心绪了,我发信息给他讲述这种迷茫,他就回复了一句:‘想那么多干吗,赶紧回来干活’,我觉得自己瞬间就好了。”

作为李亘的导演处女作,《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台前幕后的主创阵容整齐而强大,李亘笑说自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在这其中,李亘最为感谢的是张姐(张艾嘉)。

2016年,田壮壮导演去拍张艾嘉自导自演的《相爱相亲》,带李亘去了,“他想让我去见见世面,散散心。去了剧组,我结识了张姐,那个剧组的氛围真的太好了,他们在创作的时候特别纯粹,你会被那个氛围所感染。”

得知李亘学习的是导演专业,张艾嘉就问他有什么计划,李亘提及了《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田壮壮导演因为曾在日本拍过《吴清源》,深知跨国拍片的艰难,他不是很赞同李亘将其作为第一部导演作品,“我那个时候不太理解,觉得他给我泼冷水,但是到日本拍片之后,我才知道,他那是对我的爱,怕我吃苦。不过,和壮壮老师不同,张姐当时就说:‘不要想那么多,你在哪儿拍戏不难啊?你在别的城市拍戏不难吗?就是去做,你如果老觉得难,不去做的话,你就算在你们家楼下拍,你也拍不成。’”

受张艾嘉鼓励,李亘从剧组回来后就开始认真写剧本,快开拍时他去找了张艾嘉,“张姐说:‘我是不是来演,这是小事,我来帮你做吧。’于是,她给我带来了她的制作团队,庄丽真是她《相爱相亲》的监制,还有剪辑师马修,摄影师姚宏易老师,包括非常好的执行导演,都是张姐帮我介绍的。壮壮老师也开玩笑说:‘你跟我去一趟《相爱相亲》,把这个剧组也带回来了。’”

张艾嘉还在《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中客串了一位老师,“拍摄的第一天就是她在课堂的两场戏,是她帮我开的场,为了稳固军心,有一个好彩头。然后她就走了,等快杀青,她又回来拍与小李的一些互动戏份。拍戏之前,我们两人吃了拉面,她问我要不要看看我们拍的素材,看看其他人的表演方式,她需不需要跟其他人一致?我说我不想您跟他们一致,不用看。我想让您跳脱出来一点,我觉得太平淡的生活需要一个稍微戏剧性的人物,去偶尔点亮一下。”

李亘称赞张艾嘉的表演炉火纯青,“这么好的演员出现在你的镜头里面是很爽的一件事情,跟她在一起拍戏是我最放松、最享受导演创作的时候。因为我跟其他人拍会想很多,不是说我跟她拍戏我就不想,而是她太知道你想要什么,她太稳了,你可以暂时躲在她那把雨伞底下休息一下。”

日本女性习惯常年打伞,片中张艾嘉也打着一把橙色的雨伞。之所以选用橙色,是因为他们拍戏的河里有很多黑鱼,但只有一条橙色的鱼,“我就跟张姐说:‘我要给您橙色的伞,因为这条橙色的鱼好孤单’,可是张姐说:‘那我要说,它不是孤单,而是显眼。’我听了就觉得,不同的眼界、不同的阅历,看待同一件事情是多么不同。我只会说好孤单,她就会觉得显眼,嗯,就是她。”

对于如何处理与父亲李雪健的“距离”,李亘也是几经转折。他说小时候的自己特别虚荣,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是李雪健的儿子,“小学我去英语补习班,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去了我唯一的一次家长会。他那会儿在拍《水浒》,我记得他包着宋江的头套,穿着军大衣匆匆从片场赶来,那个场面挺搞笑的,因为其他家长可能觉得他是宋江,那我们就是梁山好汉。”

长大之后,李亘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父亲是李雪健,为此,自己大学报了日语专业,而没有考电影学院,“我不想在一个父母能看得到的环境里面去上大学,虽然他们不是那种喜欢安排孩子生活的家长,但是,上了电影学院肯定会有认识我的,我觉得不行,得去一个离他们稍微远一点的学校。”

李亘为躲开父母的庇护而绕开了影视这条路,但天意使然,最终,李亘还是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研究生,“这一点可以看出老李的谋略,老李其实也不是想让我‘子承父业’,他可能还是想多保护我、帮助我,能和我有更多话题吧。除了演戏,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他连微波炉怎么用都不知道。”

大学毕业后的暑假,李雪健跟李亘说:“你总说自己不喜欢做影视,但其实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这是我做了一辈子的工作,你能不能起码了解一下,它是如何从纸上的文字变成画面的?”恰好李雪健有朋友在深圳拍电视剧,李亘就去剧组跟了三个月,“觉得做这件事情很有意义,回来就准备考研了。”

而在自己做了导演之后,李亘才真心了解父亲原来这么不容易,“我挺佩服他的”。李亘希望将来有机会和父亲能一起合作,“我觉得这是他的一个心愿,也是我的一个心愿。但正因为这样,我们也不想去辜负这个机会,更希望可以有一个好的、适合彼此的作品。”

上学时,李亘的很多同学知道他是李雪健的儿子,“会有一部分人有这种好奇或者表现得很热络,希望你给他介绍朋友,在北语的时候还好,我在电影学院上学时感受比较强烈,但是,慢慢地,这些朋友就没了,因为当人家接触你以后,发现你太平常了,还没有他关系多呢。”

现在有了《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一些许久没联络的人又重新与他联系上了,而李亘也将被更多人知道他是“李雪健的儿子”,问他心态是否会受到影响,甚至以后的创作难以做到“心无杂念”,李亘坦承确实如此。至于如何化解,他笑说“只能喝酒麻醉自己了”,玩笑过后,李亘说会尽量调整自己,凡事尽全力,但也不必太过古板,“该紧张就紧张,该难受就难受”。

或许是从小和老人一起生活的原因,李亘很恋旧,且情感充沛细腻,共情力强,“朋友也爱找我吐槽,就是因为我会认真地听他们说话。有的人可能是你跟他诉苦,他会说‘没事儿,不算什么,’但是,我觉得既然对方找你了,你就需要倾听,共鸣是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

因为知道自己“多情”,所以,李亘拍《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时尽量克制,如今再为影片复盘,他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过于克制了,“这是我的一个遗憾吧,第一次做导演,现场太克制了,很多时候大家都说我们已经很感动了,你为什么还是没有反应?当然,如果我没有那个克制,可能我哪个点就崩溃了,也说不准,我可能坚持不下来。我觉得一个好的导演要有那个开关,你既不能太自我陶醉,但又不能太过克制,让人看不到任何生动的东西。我觉得这个特别难,可能要经过特别多次的锻炼和积累经验,才会找到跷跷板上那个平衡的位置。”

具体到哪场戏让李亘觉得自己太克制了,他说倒不是某场戏,而是整体的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反应,“比如,听完一句话,你不懂,或是你听了没反应,两者之间太难去界定了,那我为什么不能去外化这个区别?别那么多心理活动,因为电影没有弹幕,没有什么解释。你可以让角色说一些,或者做一些什么,吵架吵得更激烈一些,哭就哭得更激烈一些,疯的时候就更疯一些。”

“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是歌曲《无言的结局》的歌词,后半句是“脸上不会有泪滴”。以前,李亘觉得脸上不能有泪滴,现在他突然觉得,为什么要那么克制呢?脸上有泪滴又怎样呢:“生活都已经这么辛苦了,你想哭就哭,你想得意就得意,其实又不犯法。拍电影克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一定要在某一个刹那,让观众把这口气儿给呼出去,不能一直跟你憋着。”

平时很温和的李亘,在拍摄时却被演员评价“严厉”,演员们觉得和导演在一起紧张,收工约着去吃拉面也不会叫他。可是杀青时,李亘喝醉了。第二天,一位录音组的助理说:“原来导演你是这个样子的,跟拍戏时好像不太一样。”听到大家描述,李亘才知道自己喝醉后,在门口热情地抱着剧组的每一个人说话。

从学生毕业作品,到这次的首部长片《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以及他正在筹备的新作,李亘发现他关注的母题都是离别,今年刚35岁的李亘也不知道自己何以会如此在意“离别”:“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在面对离别,甚至是等待一场离别。我不想让自己在离别到来的时候那么难过,就一直在学让自己脸上不会有泪滴,但真的很难学。我现在觉得,真的能学会的话,说明你这个人是生活中的大家呢,还是你是一个冷血的人呢?”

离别让人伤感,但也内蕴希望,就像李亘说自己以前很注重辞旧,现在要去迎新。《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中的老中青都面临离别。天天在一起的人,未必真的相会过;而真正相会过的人,又必然要分离。唯有珍惜当下相伴彼此,心怀希望,期盼着离别之后的重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由于本站主做的是网盘下载并不是在线看视频,所以部分视频会加载失败,具体的原因如下:
1、由于格式问题苹果手机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么请选择电脑观看。
2、如果电脑端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就是网络问题和本站的网盘限制流量了,你只能等。

由于我们不是公司运营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只是个人爱好,所以不能保证所有地区网络宽带都流畅。 如果遇到网络卡顿问题建议下载到您的硬盘观看。软件链接使用推荐软件下载速度更快,没有广告不需要会员. 如果你是手机播放卡顿建议使用UC浏览器观看,UC浏览器有加速功能,老司机都懂得。

如果是手机看视频的建议使用UC浏览器,因为浏览器有视频加速的功能,这样就不会卡了。

首先遗憾的是电脑上目前还没有发现能加速的,如果您自己有的话可以留言分享给大家。
通常电脑小编建议的是你能下载到你的本地观看,当然如果在线观看流畅的话就不必下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