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一部严肃文学作品,经过一整套影视工业流程改造,出现在屏幕前,与万千观众见面,接受大众的审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制片、导演编剧之间,又会各自扮演怎样的角色?当各方发生了不同意见的而产生冲突的时,如何化解?谁说了算?

时值由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驾马车”联合推出的现实题材当代大剧《人世间》在央视一套黄金档和爱奇艺热播之际,钛媒体APP与该剧的导演兼总制片人李路,以及编剧王海鸰聊了聊这部剧台前幕后的隐秘故事。

《人世间》以中国北方城市里一个平民社区“光字片”周家三兄妹的生活轨迹为故事脉络,描写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百姓生活的跌宕起伏,呈现了一部中国式家庭变迁的生活史诗。

电视剧改编自著名作家梁晓声同名小说《人世间》,曾荣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首届吕梁文学季“吕梁文学奖”,故事基底夯实。

但要将这样一部优秀的严肃文学作品影视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了更淋漓尽致地还原故事中横跨五十年的时代真实感和年代感,剧组主创从剧本筹备就历时三年多之久,并进行了耗时六个月的紧张拍摄。

导演兼总制片人李路始终认为,电视剧的拍摄,就像是任何项目的进行,筹备阶段比任何时候都重要,方向如果选错了,就像是盖楼,地基就打错了。因此,剧本是这一切的核心。

李路执导过反腐热播大剧《人民的名义》,有着丰富的经验,对现实题材影视剧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告诉钛媒体APP,多年来一直想要创作一部反映工人阶级生活的电视剧作品。

《人世间》导演兼总制片李路,代表作品有《人民的名义》、《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等优秀电视剧

三年前,他曾以个人的名义,购买过一本关于工人阶级、关于国企工厂改革的小说,但由于种种原因,“找了一圈编剧没有人敢写”,他说,中国社会把工人阶层淡忘到这个程度,是万万不该的。直到版权到期了,也没有人做,作家也义无反顾把版权收了回去。

当时,这本书的作家还问李路,为何对工人题材如此感兴趣?李路回答说,现在市场上就缺这类题材,这几十年,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城市发展和经济总量的增长,但没有一部拿得出手的影视剧来描写工人阶层,无论是农民工,又或者是传统意义上的工人,这肯定是有问题的。

李路希望有一部作品,能让年轻的观众明白,我们如今的美好生活是怎么来的,以及如何来之不易。

此前,李路一直在和腾讯影业接洽,寻找合作项目,后来腾讯影业给李路推荐了这部梁晓声的作品《人世间》。“看了之后觉得确实是‘我的菜’,书中多年沉淀的东西正是我一直想做的,也是我多年思考和感受的。”李路说。双方一拍即合,决定联合开发、联合投资电视剧《人世间》。

他向钛媒体APP解释道,《人世间》里人的那种纵深感,是他常年喜欢的取向。梁晓声这种靠生活点滴堆积的小说,一生在他的作品里面不会有太多,“这种靠细节取胜的东西,作家也好,演员也好,如果他贡献出来了,也只能贡献一两次,就那么多了。”

此外,作家梁晓声的人格特质,也是吸引李路的原因之一。在李路眼中,作家梁晓声是众多作家之中,真正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他对中国老百姓生活的变化,以及国家命运发自内心的关切,并且不是说说而已。

《人世间》讲述的故事设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北方某省会城市平民社区“光字片”居住着周姓一家,父亲周志刚在西南参加“大三线”建设,长子周秉义响应国家号召成为第一批下乡知青,长女周蓉追随诗人丈夫远赴贵州乡村,周家只留下小弟周秉昆与周母相依为命。

在近五十年的岁月里,周家人的命运与时代变迁交织在一起,周秉义大学毕业后从政,在大刀阔斧的改革中经历仕途沉浮;周蓉获得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却情路坎坷。周秉昆与美丽又不幸的女子郑娟相濡以沫,通过自己的努力从一名工人成长为文艺工作者,经历“下海”的挑战和阴差阳错的牢狱之灾,在平凡的岁月里扶持邻里亲友共同前进。

一家人在完成各自人生使命的同时,也书写了一部当代中国百姓的生活史诗。原著《人世间》大约有115万字,但毕竟是严肃小说,内容不完全是剧情,梳理之后,还有多少适合电视剧这一载体的表达,需要一个有一定年龄经历,且有过实操经验的好编剧来操刀。

李路想起了著名编剧王海鸰。她之前的编剧作品《中国式离婚》和《牵手》,都让李路意识到,王海鸰在剧作的细节和情感上的把控功底深厚,这两点对于《人世间》至关重要。“如果剧本不好,导演和演员再好,长篇电视剧也是很难撑起来。”

王海鸰曾执笔《中国式离婚》《大校的女儿》等作品,对当代中国人的情感和家庭观念有着深刻的认识,尤为擅长呈现这些观念与不断变化的社会现实之间的张力。

王海鸰,中国著名作家,总政话剧团著名编剧,编剧创作的电视剧《牵手》、《不嫁则已》、《中国式离婚》都带来收视热点和社会共鸣。

她告诉钛媒体APP,《人世间》这本小说,当年是以最高票获得了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作为纯粹的严肃文学的代表作品,小说最大的特点是写人,没有太多的故事性和戏剧感。

这必然给剧本改编带来了极大的难度。剧本改编需要故事性、戏剧性,要通过影像,把所有的心理活动、描述都给外化出来,还需要有巧合、波折、冲突等跌宕起伏的情节。

该书的原著作者梁晓声,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在《人世间》身上付出的心血,一开始并不包括影视化的想法,这和之前自己的很多作品都不太一样。

在从事编剧工作近三十年的王海鸰看来,只有戏剧和小说真正的融合了才是好的剧本。只有戏剧性,那只有骨骼,而只有文学,就是只有血肉,这两者结合起来,才是一个好的剧本。

但之所以愿意接下这个重任,王海鸰坦承,是小说的主旨打动了她: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呐喊,为他们发声。而小说亲历的年代,正与王海鸰的成长时间是重合的——她与剧中的周秉昆几乎同龄。

但她与剧中人物的人生轨迹却不重合。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中,他们到底是如何走过来的?这都是王海鸰难以想象和理解的。

“写了两三年,一直到我们拍摄中还在调整剧本。”李路对钛媒体APP说,创作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王海鸰老师很有个性,梁晓声老师也很有个性,我也是有个性的。”

在创作过程中,王海鸰跟主创团队几次开会磨合之后,达成了一些共识:小说是作家个人对生活的体验、经历,是有局限的,不可能全方位了解。《人世间》电视剧中,除了要有普通人的故事之外,还要有官员、企业家和知识分子等精英群体的影子。

这也就意味着改编的工作量非常大。去年10月,在发布《人世间》电视剧首支预告短片的时候,王海鸰在微博上转发并写到“从业来最艰难的创作,一路与制片人、文学编辑相爱相杀。剧本完成去广安门中医院看医生:肝血不足。”

2021年10月16日,王海鸰发微博表示,《人世间》“是从业来最艰难的创作”

在《人世间》这个项目中,他们的日常合作的模式是,每天晚上,王海鸰把改好的剧本一传递过去,制作团队当晚就组织主创和剧组主要负责人围读,并且立马给到王海鸰反馈意见。有时候讨论得比较晚,半夜两三点,他们也会将想法远程发送给王海鸰。

“开机之后,我压力很大,这超出了我以前创作经历,我每天工作8个小时,从早晨坐到电脑前一直到中午,中午小睡一小时,下午又一直到晚上,脑子里不断往外掏的的过程。”王海鸰说,要是表扬的意见还好,如果提出了诸多修改意见,几乎一夜无眠。

这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而言,身心上都是一种折磨。而王海鸰期待的是更多的正向激励,“我说你得夸我,像幼儿园的小孩一样,要正向激励,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正向激励过,这是相爱相杀。”

负面反馈还是会在不经意间袭来。有一天,王海鸰正在聚精会神写作的时候,李路突然发来一个微信语音说,“这段戏写的什么,没有意思,太水了。”

当时,王海鸰有点炸了,也有点懵,一来,她不清楚李路导演说的是哪段戏,二来,她认为,剧本都导演都已经通过了,都已经在拍了,为什么还要这样说?

但回过神来,王海鸰也明白,导演在拍戏的时候,只会关注到当前这场戏的情节,前后剧情可能有所淡忘。但作为编剧,对剧情脉络是清楚的。并且,王海鸰认为,一部剧的情节,不可能完全是紧绷的,需要一些“闲笔”作为填充。

随后,王海鸰也为自己的激烈反应向李路道歉,李路继续将这段戏导完之后,也认可了王海鸰的观点,并且认为剧本很好,没有问题。

李路对编剧的创作过程十分理解。这个过程中,既要把握自己的想法,又要尊重编剧的意图,如何达到一个最佳的合作状态?李路知道,编剧是十分脆弱的,在创作的过程中是需要保护的。但作为总导演和总制片人,李路的职责是,成功的运营和运作好这个项目,保障项目的顺利进行。

“我不是以一个导演的身份,去PK一个编剧,而我要辅佐一个编剧把这个戏顺利且成功写好。因为每天拍完戏之后,包括演员和剧组二十多个主要部门的负责人,都会在一起围读剧本。因为大家沉浸在这个故事里很久了,哪场戏、哪句台词、哪个人物跑偏了,都会有感觉。”李路说。

“不是专业出身的人,才可以评价剧本的好坏,观众没学有过戏剧,但他们都知道剧好不好。”李路对钛媒体APP说,他非常尊重大家对一个剧本的第一感觉,以前也经常让公司的司机、财务看剧本,不用他们讲出道理分析剧本好坏,只要直接告诉他好不好看。而最终剧本的走向,以及怎么改,还必须由李路来定。

这种合作关系,在王海鸰眼中就是一种“相爱相杀”的状态,但同样也是精神上、艺术上的一种合流,一种契合,是一种非常美好的关系。

“就在这种非常痛苦,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我们在艺术上的认知高度一致。而且我只认艺术,我没有什么人际关系顾虑在里面,我得罪你了,你让我丢人了,这些一概没有,我们都不在乎,彼此印象都非常好。”王海鸰说。

演员也有和角色磨合的需求,为此,他们在拍戏的过程中,也会对编剧和导演提出自己对角色的理解。

殷桃是李路和王海鸰眼中非常认真的一个演员。他告诉钛媒体APP,殷桃是剧组演员里对剧本研究深、功课做得非常充足的演员。殷桃扮演的角色郑娟,是一个1953年生,温婉秀丽、柔美娟秀的小女人。特殊的身世造就了郑娟吃苦耐劳、隐忍善良的美好品质。她的未婚夫涂志强死后,郑娟对涂志强曾经的欺骗守口如瓶,孕期的她靠着穿糖葫芦和糊纸盒勉强维持生计。

演员殷桃饰演的郑娟,让人怜爱和同情,但骨子里非常坚定。而殷桃正相反,所以转换起来有一定难度。

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逆境,她从不自怨自艾,更不会逆来顺受、向命运低头。忠厚老实的周秉昆受人之托,定期给郑娟送生活费。周秉昆爱上了郑娟,郑娟也被他的锲而不舍打动,对他的态度从最初的冷若冰霜变成依赖,日久生情。二人相濡以沫,互为精神寄托。

与雷佳音的情况不同,殷桃和郑娟在个性方面相似度低。郑娟外表柔弱,让人怜爱和同情,但骨子里非常坚定。而殷桃正相反,所以转换起来有一定难度。

在刻画郑娟这个角色时,王海鸰也向钛媒体APP坦言,是相对困难的。因为这样一个一辈子没有正式工作,且又勇敢坚强的女性,距离自己的生活实在是太远了,要想象起来非常困难。

在拍摄的过程中,演员殷桃也持续不断与王海鸰沟通。有一次她对王海鸰说,“郑娟作为他弟弟的弟媳妇,和大哥一次交集都没有,能不能加段戏?”

但戏眼在哪里,该怎么加,王海鸰是没有头绪的。加戏是有机体,必须和戏融合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后来,突然灵感来了,就加了一段。演员和导演看完之后觉得很好,殷桃还主动联系王海鸰说,“老师我现在就想演这段戏,我太喜欢了,我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演好戏”。

在塑造冯化成的时候,其扮演者成泰燊也向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开始,王海鸰的设定,冯化成是一个反面角色,是一个喜欢到处睡女人的“人渣”。因为作为群像戏,人物太多的时候,编剧难免会淡化一些配角的笔墨。

但成泰燊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周蓉嫁给冯化成,如果只是因为崇拜他,然后自己成功了就不崇拜了对方了,这本身就是对周蓉人格的贬低。在他看来,即便是反面角色,也要把一个人是如何变坏的原因讲清楚,不能简单粗暴地表达,他就天生是一个坏人。

这些事情,都对王海鸰触动特别大。在以往,可能有些编剧会认为作品是个人的,会对各个角色有所保留,而未顾及到其他人的感受。但是,影视剧是一个集体作品,除了导演之外,每一个演员,对于某一个具体的角色,也是在全情投入。就是在导演和演员的各方督促下,以及与他们的磨合的过程中,王海鸰加深了她对于编剧和内容创作行业的认知。

“演员在这个点上改变了这个人物的命运,而且改对了,不是单纯想演好人或者坏人,而是想演一个合逻辑的人。这里都有成长,我也有成长。这次合作是我从业以来最难的一次,也是从业以来最愉快的一次,沟通最畅通的一次,这个团队比较专业。”王海鸰说。

她告诉钛媒体APP,这部剧让她强烈感知到了中国电视剧产业的一个变化——整个剧组的文学素养有了明显的提升。而不是像以前,制片团队更关注市场的导向,关注在掌握遥控器的大爷大妈心里在想些什么,现在他们更关心的是,该如何真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所见所思所得,并且以此来容纳更多人来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由于本站主做的是网盘下载并不是在线看视频,所以部分视频会加载失败,具体的原因如下:
1、由于格式问题苹果手机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么请选择电脑观看。
2、如果电脑端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就是网络问题和本站的网盘限制流量了,你只能等。

由于我们不是公司运营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只是个人爱好,所以不能保证所有地区网络宽带都流畅。 如果遇到网络卡顿问题建议下载到您的硬盘观看。软件链接使用推荐软件下载速度更快,没有广告不需要会员. 如果你是手机播放卡顿建议使用UC浏览器观看,UC浏览器有加速功能,老司机都懂得。

如果是手机看视频的建议使用UC浏览器,因为浏览器有视频加速的功能,这样就不会卡了。

首先遗憾的是电脑上目前还没有发现能加速的,如果您自己有的话可以留言分享给大家。
通常电脑小编建议的是你能下载到你的本地观看,当然如果在线观看流畅的话就不必下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