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辛泽找你已经找到我这来了。”叶阑的经纪人安亚哭笑不得,“你又惹什么事了?”

叶阑坐在躺椅上头也不抬的继续玩游戏,懒懒道:“整天拍戏,我能惹什么事……他跟你说什么了么?”

叶阑一走神,被对面灭了,他“啧”了一声,皱眉将手机扔到一边,抬头接过助理递给他的果汁,喝了一口道:“他想签江池,让我帮忙牵个线,我懒得管他这事。”

安亚失笑:“不管就不管吧,至于躲着他吗?吓得我以为你背着我出什么事了,问了一圈,都说不知道,我就自己过来了。”

“怎么你们整天都防备着我惹事?”叶阑皱眉,“咱们工作室已经这么闲了吗?没正事做了?”

刚出道时,叶阑在自己叔叔名下的娱乐公司呆过两年,大学毕业后,叶阑从自己叔叔那儿分了出来,自己创办了工作室。安亚等人,就是那会儿叶阑自己组建的亲兵。

叶阑工作室只有叶阑一个艺人,叶阑是老板也是唯一的财源,说起来有点萧条,但工作室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对内从不缺好资源,对外跟各大平台媒体都有门路,经过这些年的筛选淘汰,整个团队任一骨干都是业内超一线。

叶阑的资产管理和运作另有专业团队在打理,这边的工作室薪多事少,倾上下之力供养一人,只替叶阑做事业规划,联系资源审核资源,和……为叶影帝做公关,应付各种奇奇怪怪的情况。

安亚挽了下精心打理的卷发,悠悠道:“每次你一进组,我们都挺寂寞……不过也挺好,就当休养生息了,养足了精力,等着你杀青回来霍霍我们。”

“说说吧,让我们提早也有个准备。”安亚半是关心半是八卦,“到底怎么了?”

叶阑修长的手指飞快的从屏幕上划过,漫不经心道:“本来答应了余辛泽替他做说客的,跟他说的十拿九稳了,但临了我突然不太乐意了,所以躲着他……其实我跟他说清楚了,把这事儿放放再说,他自己不死心。”

“他惹我什么……”叶阑紧盯着屏幕,小心的躲避着对方的子弹,“他挺好的。”

安亚点头:“时光传媒,余辛泽和以前东家合资办的,东家出钱他出资源,这两年也算是做大了。”

“做大?”叶阑嗤笑一声,“他们那最顶层的资源全是余辛泽的,其他捧出来的这几个,都是靠演雷剧炒红的。走纯商业的路子,也敢说做大?”

安亚轻笑:“站着说话不腰疼吧叶影帝,你以为谁都能跟你似得,出道就是大荧幕主演?个人天分不同运气不同,际遇也不同。”

“口误口误,你是靠演技!”安亚忙补救,“这是公认的,这些年,别人怎么黑你,也黑不到演技上,大家也不是瞎子。”

叶阑的助理岑雯憋不住笑出了声,叶阑和安亚看向她,她忙捂住嘴,严肃的转头看远处。

安亚顺着叶阑的意思:“是是,我们都是靠着你这张脸吃饭的,话又说远了……余辛泽那儿走纯商业路线怎么了?”

叶阑淡淡道:“江池不适合走这个路子,而且……余辛泽那也就那么回事。资源多,应酬也多。”

叶阑讥讽一笑:“之前在一块儿玩,余辛泽直接让他的艺人给我倒酒、点烟,有意思么?”

几天前大半夜,两人走在冰寒的马路上,江池被冻的声音微微发抖,但眸子依然黑亮。

其实这种话叶阑早听的不爱听了,并不多信。就是信了,也难以在心里激起什么水花儿。

可当时看着江池,一想到他将来会做小伏低,去酒场上赔笑应酬一群他根本不认识的人,叶阑就突然不想开口了。

安亚知道叶阑最瞧不上这个,一笑道:“没准人家江池自己乐意呢……叶影帝,人都要往高处走啊。”

“那我就管不着了。”叶阑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安亚和岑雯两个女士在身边,他没点上,只是叼着,“余辛泽真要联系江池,也不只通过我这一条路,他不过是想让我说句话,签的方便点儿,我真不管,他也有别的渠道和办法,随他们。”

叶阑眯了眯眼,莞尔:“他一个男人,我有什么忍心不忍心的,江池在这个圈子不是一年两年了,余辛泽那边什么情况,他不会不知道,就真的不了解,签之前,肯定也会打听,他又不傻……早晚都会知道的,看他自己吧,我只是觉得他不适合走这个路子。”

安亚笑笑,道:“但他万一一接到消息,高高兴兴的签了呢?到时候知道你曾经拦过他的路,没准还得记恨你。”

饶是跟了这个祖宗快十年了,不留神的时候还是会被他秒到,安亚闭眼念了两遍清心咒,又问道:“他要是拒绝了呢?”

安亚犹豫道:“按他现在的人气,留在原先那个公司是屈才了,去余辛泽那也不好,按你说的……江池倒是适合叶总的星光传媒。”

星光传媒,隶属星河影视集团,背靠大树好乘凉,培养的艺人走的是偏正剧,根正苗红的路子。

安亚揣摩着叶阑的意思,笑着提议道:“要是回来江池拒绝了余辛泽那边,我倒是能联系一下叶总,看看能不能帮忙搭这个桥。”

之后几天,片场节奏越来越紧,屋漏偏逢连夜雨,北城开始大幅度降温,白天温度最高的时候也只有零下四五度,拍外景的时候,苦不堪言。

“冻不死的青衣,热不死的花脸”,无论天气怎么恶劣,戏该怎么拍还得怎么拍。场务灯光他们还能喝点白酒御寒,叶阑和江池只能灌热姜汤——酒精会影响演员的脸色和状态,除非剧情需要,任导从不允许演员带酒拍戏。

江池默不作声的将手机调成静音,任海川看看他,难得的好说话:“有事就处理,我先跟叶阑说。”

任海川给两人说了快半小时的戏,又将副导演和美术指导叫过来,几人抱着分镜本子商量了半天,最终定下要改动的部分,副导演忙去重新布置片场。

“替我谢谢他吧,不过我暂时还没这个想法……嗯,麻烦您替我谢谢余老师的抬爱。”

“保温杯里有姜汤。”叶阑站在一边吸烟,眉头微皱,“你喝吧……我是不喝了。”

江池小心的看看外面,神神秘秘的从自己包里取出一包东西出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跟叶阑献宝:“暖宝贴,您用吗?”

拍戏时,两人就一件衬衫,贴了暖宝贴,动作一旦大了,衬衫绷在身上,有可能会看出暖宝贴的轮廓。任海川吹毛求疵惯了,绝不允许这种乌龙发生。

江池眼睛发亮,低声道:“这种是我朋友替我带的,特别薄!只穿衬衣的时候我试了,看不出来,自己不说,任导不知道的。”

江池解开自己羽绒服,撩起衬衣给叶阑看了一眼:“我在后背和胸口都贴了,贴在背心外面,就跟布料似得一层,也不会发硬,绝对看不出来,我这黑色白色淡蓝色都有,哥你试试?”

叶阑看了看江池细瘦的腰和结实的小腹,把烟熄灭在烟灰缸里,笑道:“给我黑色的。”

江池即怕叶阑冻着,又怕叶阑觉得自己不敬业,见叶阑愿意试试满心雀跃,忙乐颠颠的从自己包里取了黑色的出来。

“把这儿揭开,别贴在皮肤上……贴在里面衣服上就行。”江池认真叮嘱道,“别贴关节位置,那就可能看得出来了。”

叶阑拉开羽绒服的拉链,看看江池手里的暖宝贴再看看江池,道:“你替我贴一下?”

“帮个忙。”叶阑将衬衫扣子从上到下全部解开了,挑眉,“愣着做什么?不乐意?我叫我助理过来?”

江池走到距叶阑不到一尺的位置,轻轻的将叶阑的衬衫往外拉了下,把暖宝贴贴在叶阑背心上。

叶阑侧了侧身,背对着门,两人像作弊的学生一般,随时提防着任班主任闯进来。

江池第一次在非拍戏状态离叶阑这么近,叶阑身上的清冽气息笼罩着他,江池本来就有点呼吸不畅了。

替叶阑解衣服贴暖宝贴就算了,还被叶阑这么近距离的吹流氓哨!江池心里崩溃大吼,叶影帝还行不行了?!!

江池任劳任怨,红着脸,替叶阑认认真真的贴好暖宝贴,最后犹豫了下,给人把衬衣也整理好了。

江池一边平复心跳,一边把方才的场景在脑中回放了十来遍加深记忆,叶阑第二次叫他时,江池才回过神来,忙拿着剧本蹭到一旁,同叶阑一起对戏等导演。

注: “冻不死的青衣,热不死的花脸,累不死的武旦。”梨园里的话,现在不多用了,就是字面意思,青衣冬天也是穿那么少,花脸夏天也穿那么多,武旦更是常年满台跑。挺辛苦的。

(这两天身体有点小问题,更新可能不稳定了,合掌,请多包涵,马上会恢复正常的。)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由于本站主做的是网盘下载并不是在线看视频,所以部分视频会加载失败,具体的原因如下:
1、由于格式问题苹果手机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么请选择电脑观看。
2、如果电脑端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就是网络问题和本站的网盘限制流量了,你只能等。

由于我们不是公司运营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只是个人爱好,所以不能保证所有地区网络宽带都流畅。 如果遇到网络卡顿问题建议下载到您的硬盘观看。软件链接使用推荐软件下载速度更快,没有广告不需要会员. 如果你是手机播放卡顿建议使用UC浏览器观看,UC浏览器有加速功能,老司机都懂得。

如果是手机看视频的建议使用UC浏览器,因为浏览器有视频加速的功能,这样就不会卡了。

首先遗憾的是电脑上目前还没有发现能加速的,如果您自己有的话可以留言分享给大家。
通常电脑小编建议的是你能下载到你的本地观看,当然如果在线观看流畅的话就不必下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