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诗作于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时放翁西行入蜀,舟过黄州,见前代遗迹,念时势艰危,叹英雄已矣,顾自身飘零,无限伤感,油然而起,就写下了这首诗。

“局促常悲类楚囚,迁流还叹学齐优。”这首七律首联是说,我常常为自己的身不由己悲伤,就好像楚钟义被囚禁一样;又叹息自己被贬谪放逐,还要学齐国倡优讨好尊上。

放翁越人,万里赴蜀,苦为微官所缚,局促如辕下驹。故首句即标其情,自悲如楚囚之难堪。《史记·乐书》:“自仲尼不能与齐优遂容于鲁。”司马贞《索引》:“齐人归女乐而孔子行,言不能遂容于鲁而去也。”这里的“齐优”与放翁行迹,殊不相类。故次句“齐优”二字,是放翁信手拈来,率而成对,未必真用以自喻。首联所写,全在“局促”、“迁流”四字,如果拘泥于“楚囚”、“齐优”以为放翁必有所指,反失诗意。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不要笑农家腊月里酿的酒浑浊不醇厚,丰收的年景农家待客菜肴非常丰盛。

首联渲染出丰收之年农村一片宁静、欢悦的气象。腊酒,指上年腊月酿制的米酒。豚,是小猪。足鸡豚,意味鸡豚足。一个“足”字,表达了农家款待客人尽其所有的盛情。“莫笑”二字,道出了诗人对农村淳朴民风的赞赏。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颔联是说,山峦重叠水流曲折正担心无路可走,忽然柳绿花艳之间又出现了一个山村。

这一联展示了一幅春光明媚的山水图,写景中寓含哲理,千百年来广泛被人运用。读了如此流走绚丽、开朗明快的诗句,仿佛可以看到诗人在青翠可掬的山峦间漫步,清碧的山泉在曲折的溪流中汩汩穿行,草木愈见浓茂,蜿蜒的山景也愈益依稀难认。正在迷惘之际,突然看见前面花明柳暗,几间农家茅舍

陆游自少至老,好学不衰,集中写夜读的诗篇,到八十岁以后还多见。他诗歌创作的高度成就,就和这种好学的精神是分不开的。这首诗写于乾道二年(1165)秋天他初任隆兴(治所在今江西南昌)通判时,年四十一。

“腐儒碌碌叹无奇,独喜遗编不我欺。”这首诗首联是说,我这个迂腐的儒生,可叹一生碌碌无奇,却只爱前人留下来的著作,从不将我欺骗。

首联自叹为“碌碌无奇”的腐儒,只喜有古人的遗书可读,是夜读的缘起,诗笔平平;联系陆游的生平抱负和志趣,内涵却不简单。陆游早年即抱报国壮志,不甘以“腐儒”自居,又颇以奇才自负;自称“腐儒”与“叹无奇”都含有才不见赏之慨。“独喜遗编不我欺”,则含有不屑与世沉浮,而要坚持得自“遗编”的“济世”理想之意。

“白发无情侵老境,青灯有味似儿时。”颔联是说。白发无情地爬上头顶,渐渐地进入老年

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宋金和议已成,放翁闲居山阴四年之久。乾道六年,使除夔州通判,初夏赴任,乘舟溯长江西上。这首诗即作于西行途中。

“半世无归似转蓬,今年作梦到巴东。”这首七律首联是说我半世以来漂浮不定,像蓬草随风;谁想到今年又往巴东,那地方,已多次出现在我梦中。

首句自慨身世飘零,如九秋飞蓬。通判本属下僚,夔州又在蜀地,为此微禄,离家远游,岂能无感?但放翁志存国家,不忘用世,闲居多年,方得此职,又不能轻弃,故虽怀转蓬之叹。仍作西游之梦。次句“梦到巴东”,正可见其赴任前不平静的心情。理解他的这种心情,也就理解其同时所做的诗。这种矛盾的心情,伴随他西上赴任,也充分表现在沿途所作的诗篇之中。

“身游万死一生地,路入千峰百嶂中。”颔联是说,我就要进入那险阻难行、万死一生的蜀地,行走在危机四伏的小路,面对高耸的百嶂千

这首七律,当作于孝宗即位之初,时间约为隆兴元年(1163)夏,当时诗人自临安返山阴故里,借居云门寺。

“百花过尽绿阴成,漠漠炉香睡晚晴。”首联是说,百花都已经凋谢了代替的是绿荫浓浓;晴和的的黄昏我安然入梦,熏炉缭绕的香烟悄然无声。

首联写出初夏景色的特征,在充满生机的一片绿意中透出日长无事的闲静。诗人高卧晚晴,更显示出心态的平静。那静默中袅袅升起的炉烟便是这种心态的外化。

“病起兼旬疏把酒,山深四月始闻莺。”颔联是说,大病初愈难得喝一口酒,算起来已有二十多天了;住在这深山野寺,四月里才听得黄莺的叫声。

上句写病后疏懒之态,下句带有春意尚存的欣喜。这一联,细味方感其风调意境之美。一个患病新愈,有相当时间与外界没有接触的人,但他在“百花过尽绿阴成”的新夏,听到只有春天才有的流莺鸣啭,内心欣喜是难以言喻的。

宋孝宗乾道元年(1161)夏,诗人由镇江通判调任隆兴府(今江西南昌)通判,溯江西上。本篇是船经望江(今属安徽)道中时所作。据末句,诗人到望江一带,已是“红树青山”的秋天了。

“吾道非耶来旷野,江涛如此去何之。”这首七律首联是说,难道我的主张错了竟被放逐到旷野之地,大江浪涛起伏我究竟该走向哪里?

起联从眼前的江道发兴,起得劲健有力。《史记·孔子世家》:“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曰‘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耶?吾何为至于此?”首句即用此典。陆游由镇江通判调任隆兴府通判,与他坚决主张抗战有关。因此他在调离前线的途中,产生“吾道非耶”和“滔滔皆是”之慨。自己过去的道路是走错了吗?将来又究竟奔向何方?这真是诗人苦闷、寂寞和忧愤心声的流露。经史典故和散文化句法的运用,加强了苍古劲拔的气势。

陆游前期的诗,曾受梅尧臣以及“江西诗派”的吕本中、曾几的影响,有一些涩淡的作品,但他才气横溢,有“小李白”之称,又自少喜读王维、岑参的诗,故雄伟瑰丽之作犹多,这首诗即属于后一类。这首诗是绍兴二十九年初到福州之作。

浮桥,今福州市闽江旧大桥,原名万寿桥,宋时尚为由船只连成的浮桥,元代才改建石桥。

“客中多病废登临,闻说南台试一寻。”这首七律首联是说,客居在外病魔缠身不能登山临水,听说胜境在南台山,试着前去寻它一寻。

“九轨徐行怒涛上,千艘横系大江心。”颔联是说,无数的车马缓缓行驶在浪高流急的江面浮桥上,千百条船儿联系在一起,横跨于大江的中心。

次联写渡桥,表桥的壮观,诗笔也转为雄壮。“千艘横系”,指架桥;“九轨徐行”,指

王质仰慕苏轼,曾说“一百年前”,“有苏子瞻”,“一百年后,有王景文”(《雪山集·自赞》)。他的事,俊爽流畅,近似苏诗的风格。

“浮云在空碧,来往易阴晴。”这首五律首联是说,浮云在万里澄碧的晴空上来往飘荡,似乎在把天气的阴晴酝酿。

首联写天气,统摄全局。浮云在碧空里来来往往,忙些什么呢?忙于“议”,“议”什么?议究竟是阴好,还是晴好?宋人诗词中写天气,往往用拟人化手法。姜夔《点绛唇》中“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两句尤有名。但比较而言,王质以“议阴晴”涵盖全篇,更具匠心。

“荷雨洒衣湿,蘋风吹袖清。”颔联是说,微雨轻敲着荷叶,发出细碎急促的声响,不一会也洒湿了衣裳;从水面浮萍间飘来的和风吹拂着衣袖,带来一阵清凉。

这首诗的题目也作《晚泊东流》,或是诗人乘船沿长江而下,路过东流,泊舟上岸时所写。

东流原是县名,在长江南岸,今属安徽东至县。那里冈峦相接,溪流纵横,风景清幽。

“山高树多日初迟,食时雾露且雰霏。”这首七律首联是说,山又高树又密太阳出得很迟,早餐时雾何露又如细雨纷飞。

“马蹄已踏二邮舍,人家渐开双竹霏。”颔联是说,骑在马上已经走过两座邮舍,路旁人家渐渐打开两扇竹门。

“冬青匝路野蜂乱,荞麦满园山雀飞。”颈联是说,冬青树环绕驿路野蜂乱成阵,荞麦花开田园里山雀不停飞。

这天诗人骑着马在东流的驿道上行进。开头从山区的常态落笔,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但读来倍感亲切,有如身临其境。原因之一是:它真实展示了山区早晨(严格说是上午大部分时间)所特有的环境气氛,不加修饰而境界顿出。二、三联对仗也很考究。前三联

孝宗淳熙五年(1178)春季,陆游(字务观)由川蜀奉命调回京城临安(今浙江杭州)。这年秋天,拜官提举福建常平茶盐公事(简称福建提仓),暂时回到山阴(今浙江绍兴)故居休假,在冬季启赴任之前,韩元吉前来送行,临分手之际,写下了这首赠别的七律。

“觥船相对百分空,京口追随似梦中。”这首七律首联是说,把酒相对,依依话别,回首往昔,竟是百事成空,当年在京口结伴同游,互相酬唱的情景已如旧梦。

首句写觥船送别。觥船是一种载酒的船。次句追忆京口旧游。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当时陆游任镇江通判,恰好作者来镇江省亲,两人同游金山,互相酬唱。明年,改元乾道,作者改任京官,又来镇江同游,有京口唱和一集,“道群居之乐,致离阔之思。”现在回想起来,竟像在梦中一样。这两句寄慨深沉,为全诗定了基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由于本站主做的是网盘下载并不是在线看视频,所以部分视频会加载失败,具体的原因如下:
1、由于格式问题苹果手机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么请选择电脑观看。
2、如果电脑端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就是网络问题和本站的网盘限制流量了,你只能等。

由于我们不是公司运营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只是个人爱好,所以不能保证所有地区网络宽带都流畅。 如果遇到网络卡顿问题建议下载到您的硬盘观看。软件链接使用推荐软件下载速度更快,没有广告不需要会员. 如果你是手机播放卡顿建议使用UC浏览器观看,UC浏览器有加速功能,老司机都懂得。

如果是手机看视频的建议使用UC浏览器,因为浏览器有视频加速的功能,这样就不会卡了。

首先遗憾的是电脑上目前还没有发现能加速的,如果您自己有的话可以留言分享给大家。
通常电脑小编建议的是你能下载到你的本地观看,当然如果在线观看流畅的话就不必下载了。